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834369874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节能环保 >> 文章内容

李新创:保持环保治理战略定力 筑牢蓝天保卫战的钢铁防线

[日期:2020-02-12]   来源:冶金工业规划院  作者:   [字体: ]

2019年以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钢铁行业效益大幅下滑,全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7.6%,部分企业甚至出现亏损。由此出现一些认识,将钢企效益下滑、乃至经济承压较重的原因归结为环保治理,认为应放宽钢铁企业环保限产和超低排放改造。笔者以为,这些认识是片面、短视和十分有害的,既不利于环境质量改善,也不利于产业健康发展,更不利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环保治理在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提高产业发展质量、塑造公平竞争环境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取得了积极的成效。污染防治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绝不能被暂时的变化一叶障目,更不能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放松环保治理的要求,一定要保持环保治理的战略定力,乘胜追击,进一步巩固、扩大来之不易的环保成果,筑牢蓝天保卫战的钢铁防线。

决定钢铁行业效益的根本是市场供需关系而非环境治理

钢铁行业是充分市场竞争的行业,市场供需是决定钢铁行业盈利水平的根本因素。2015年,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严重,产能利用率不足67%,全行业亏损645亿,亏损面高达50.5%。党中央国务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钢铁“去产能”,钢铁行业很快实现了脱困发展,效益大幅回升、信心明显提振。2018年,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回升至78%,实现利润4704亿元,同比增长39.3%,创造了历史最佳效益。

2019年,钢铁行业效益大幅下滑有多种因素,如铁矿等原燃料价格快速上涨、大幅波动,下游行业增速放缓甚至下降,2018年效益基数高等,但根本原因仍然是供需关系,市场实际供给能力的投放快于市场需求的增长。2019年全国粗钢产量9.96亿吨,同比增长8.3%,再创历史新高。而在需求端,受经济下行影响,建筑、机械、造船等主要用钢行业增速回落,汽车行业还出现负增长,2019年汽车销量同比下降7.4%;钢材出口乏力,2019年我国累计出口钢材6429万吨,同比下降7.3%;供需失衡导致钢材价格由升转降,2019年12月底中国钢材价格指数(CSPI)为106.1点,同比降幅0.95%。受钢铁产量增长带动,铁矿石等原燃料价格上涨,2019年12月底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333.04点,同比上涨31.4%,再次挤压了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

将钢企效益下滑的原因归结为环保限产毫无道理。以近三年重点城市的限产比例为参考,2019年钢铁企业限产比例明显低于2017年和2018年。2017年采暖季,各地多采取“一刀切”,限产50%;2018年采暖季,唐山市限产比例约42%,2019年采暖季的限产比例不到30%;2018年采暖季,邯郸市限产比例约41%,2019年下降到约35%。从近三年的限产比例、钢企效益来看,把环保限产作为2019年钢铁企业效益下滑的原因实在是牵强附会。恰恰相反,如没有环保限产措施,供给将进一步加大,加剧市场竞争,导致更加严重的效益下滑。

放松环保要求百害而无一利,坚持环境治理是钢铁高质量发展的不二选择

任何政策都不能脱离所处的历史阶段和时代背景。当前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也是我国钢铁行业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文明理念,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关键时期。对于处在这个历史时期的钢铁行业来说,放松环保要求有百害而无一利,坚持环境治理则可以实现一举多得,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改善钢厂周边环境质量,扭转钢铁高污染形象

严格环保要求、坚持环境治理,最直接的好处就是减少钢厂污染物排放量,改善钢厂周边环境质量,扭转钢厂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的高污染形象,实现钢厂和城市的和谐共融。反之,如果放松环保要求,那势必导致钢厂周边环境恶化,甚至出现环境污染事件,使钢厂面临搬迁或关停的风险,影响钢铁工业的正常生产运行。

(二)有效提升钢铁产业即期效益

严格环保要求、坚持环境治理,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效提升钢铁产业的即期效益。随着钢铁市场需求逐步下降,再加上部分钢厂扩产冲动明显,我国钢铁产业新一轮的产能过剩矛盾日渐凸显,通过实施超低排放,严格环保要求,按照“多排多限、少排少限、不排不限”的原则实施差别化的管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供需失衡的矛盾,提升钢铁行业的即期效益。反之,如果放松环保要求,必然加大供需矛盾,导致市场出现恶性竞争,钢材价格下跌,影响整个行业的效益水平,甚至将行业拖回2015年的全面亏损。

(三)建立公平市场环境,为钢铁产业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

严格环保要求、坚持环境治理,可以补上中国钢铁工业的环保短板,树立绿色低碳钢铁行业的国际形象,减少钢材出口的绿色壁垒,扩大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可以为行业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提高优秀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倒逼落后企业退出市场,促进全行业高质量发展。反之,放松环保要求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在严酷的市场竞争中,由于环保成本的差距造成的不公平竞争,环保落后企业将像当年的地条钢一样,将整个钢铁行业拖入泥潭,对我国钢铁行业的国际形象造成严重影响。

(四)是实现国家治理能力和体系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要求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可见,生态环境保护制度是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必须长期坚持实施的的基本国策,绝不能朝三暮四、反复动摇。当前钢铁行业生态环境保护领域遇到的一些问题、矛盾,必须依靠生态文明制度的改革创新来解决,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差别化的管控措施就是解决钢铁行业目前突出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的“标本兼治”之策,关键在于制度落实。如果放松环保要求,将严重影响政策的严肃性,导致国家环保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倒退,很可能会再次出现“一刀切”等简单粗暴的环保政策。

关于更好推进钢铁行业环境治理的建议

2016年以来,打击地条钢、化解过剩产能、实施超低排放和差别化的管控政策,一系列的组合拳营造出了近两年中国钢铁行业前所未有的良好局面,企业盈利水平创历史新高。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建议相关部门继续优化和落实相关管理政策,全行业、企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摒弃私心、保持定力,从维护行业整体利益的角度出发,鼓励先进、促进后进,共同促进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一)管理部门既要树立标杆企业正向激励,又要严格评估杜绝以次充好

为统一认识,正确引导钢铁企业高质量实施超低排放,切实将鼓励政策落实到真正的超低排放标杆企业上,管理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相关管理办法和技术指南,统筹超低排放评估与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分级,组织对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情况进行评估,建立标杆企业正向激励机制。同时,要坚决严格开展评估工作,确保评估一家就树立一个标杆,必须杜绝鱼龙混杂、以次充好。行业协会和相关机构要发挥桥梁纽带作用,指导钢铁企业开展超低排放改造和评估工作,加强对标杆企业和先进案例的宣传引导,推动越来越多的钢铁企业向标杆企业学习,在行业内形成力争上游的良好氛围;同时对超低排放改造和评估工作开展公众监督,避免“假冒伪劣”的超低排放企业混进来,拖累整个行业。

(二)钢铁企业要沉下心来认真排查,补齐超低排放短板

去年以来,钢铁企业实施了一大批超低排放改造项目,一些企业也宣称已经实现超低排放,但由于部分企业对全面超低排放的理解不到位,对超低排放的难度认识不足,没做好打“攻坚战”、“持久战”的准备,导致改造存在明显短板,特别是在烟气排放连续监测系统(CEMS)、分布式控制系统(DCS)等监测监控系统规范化,以及无组织排放控制和大宗物料产品清洁运输等方面与相关要求差距较大。“行百里者半九十”,钢铁企业不能停留在历史的功劳簿上沾沾自喜,更没必要怨天尤人,而是应该彻底转变观念,深入学习相关文件要求,积极对标标杆企业做法,沉下心来认真排查找差距,针对存在的问题抓紧整改。据笔者了解,太钢、宝钢、首钢京唐、新兴铸管、沙钢、永钢、德龙等企业已经开始启动补短板的攻坚战。

(三)进一步优化环境绩效分级指标体系,避免层层加码、级级提速

钢铁企业情况复杂,完成超低排放的工作量大,时间周期长,难以一蹴而就。为提高钢铁企业超低排放的积极性,建议应结合超低排放评估工作,根据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清洁运输评估情况,研究细化钢铁企业环境绩效分级指标体系,对部分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通过评估的企业给予一定的鼓励,同时进一步优化重污染天气应急措施,提高可操作性。

国家制定的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政策已十分的严格,也较为科学,落实到位就可以满足地方大气污染治理的需求。一些地方存在层层加码、级级提速的现象,措施和要求看似严厉,实际上缺乏科学的论证,可操作性较差,对企业的正常生产造成不利的影响,有时甚至会增加污染物的排放。因此,建议在未经过充分论证的情况下,尽量避免给钢铁企业增加过多的要求。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 65722895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