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 免费发布信息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834369874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章内容

  四十年岁月的变迁

[日期:2018-12-05]   来源:武功县供电分公司  作者:   [字体: ]

   我是一个七零后,四十年前我还是一个不记事的孩子,虽然对改革开放没有具体概念,但我们注定是有故事的一代人,变化在我们身边实实在在上演着从未间断。

  打记事儿起母亲每天晚上都会在煤油灯下纺线、纳鞋底。为了能多纺一些棉花,母亲每天晚上都会给不到两岁的我一个花生,哄我早早入睡,长大后才听母亲说,那是表姑走亲戚时送的礼物——用手绢包的一包花生,每天晚上我都等着那一壳花生豆,每次都剥的特别认真,盼望着能运气好点儿,碰上一个“三胞胎”就能多吃一颗花生米。吃完花生枕在母亲腿上,听着纺车嗡嗡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小时候纳鞋底的声音、纺车声都是儿时悦耳的摇篮曲。记忆中母亲每天不是忙家里的缝补洗涮就是忙地里的庄稼,像超人一样从不知疲倦......多少年过去了,人们已经不再纺线、织布、纳鞋底,不再拉土、上粪、打土坯,人们已经早就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了,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化的操作,秋收冬种都是同时完成,不在像过去收种得忙个把月,老人们都说现在的日子真好,不像过去累死累活一年还粮食接不上。

  上小学的时候,每天分三晌,早上起床不吃饭摸黑先上两节语文和数学,然后才放学回家吃饭,上学也没有大人接送,最多就是街坊邻居的小孩大的带小的,课桌都是水泥台子,每个人桌子上都点根儿蜡烛,大家都会自制烛台,用一个香脂盒子,把蜡烛融到里面,用棉花搓成捻子放在中央,每天早读教室里都是一副充满希望的景象,烛光映在每个稚嫩的脸颊,朗朗书声飘向遥远的天空......

  每年农历七八月份雨特别多,能有一双胶鞋穿都是非常难得的,我们叫它“水鞋”。经常有人光着脚在泥水里来来往往,雨下起来20天都不晴,本地人称之为“下淋雨”。人们住的土房子被淋的漏雨,偶尔也会有墙倒房塌的悲剧发生,路上人来车往,有的路段泥深至少一尺,还有淘气的孩子给路中间挖几个坑,用泥水作掩护搞恶作剧戏弄路人,站在远处观察谁会中招儿,数一数今天成功了几次。踩到坑里的人或是自认倒霉或是大声叫骂,看着别人狼狈不堪,小家伙们暗自窃喜。天晴道儿干的时候吃水、烧火还好解决,要是连阴雨天,道路泥泞吃水简直太难了,烧火做饭更是难上加难,柴火全下湿了。现在家家都通自来水,户户都用天然气,出门就是村村通,交通特别便利,再也没有以前的“黑泥、白水、酱色路”。那时候的艰难远远不止这些,记得我上一年级的学费是3块6毛钱,就这好多孩子都交不起学费,再加上农村对女孩子还有些歧视,上学之路更是艰难。前阵子,我们中间已经有下一代考上大学,几个闺蜜在一起庆祝时还感慨当年的情景------六一儿童节为了一条粉裙子,家里没钱买二尺“的确凉”,哭了好几天。我还算好一点的,母亲给我和二姐每人做了一条裙子,六一过后没几天裙子就被母亲合成了一件长袖衬衣给二姐,我也就没有了炫耀的资本。

  那时候我的衣服都是过年时候做一套,棉衣上扒下来夏天继续穿。打补丁是很平常的事儿,记得上初中的裤子还是缝纫机紥得圈圈补丁,我们戏称之为“眼镜”。孩子们天天盼着过年,过年就有新衣服和好吃的甚至还有压岁钱,现在天天都像过年,反而过年不被渴望了。那时候谁家要有个在铁路上工作的亲戚可神气了。人家可以从远路上捎回来的上海手表、双卡录音机等贵重物品,简直就是偶像式人物,大伙都非常崇拜。现在网上购物非常方便,“买全球卖全球”快捷的让你不敢相信。

  过去一两瓜子儿五分钱,一毛钱就能买二两瓜子儿,水果糖也是论个儿卖的,两颗糖一分钱,五个蚕豆也是一分钱,二两瓜子儿包成一个小圆锥体,吃的时候倒过来锥顶朝下。那个年代谁能吃到这样的美食,简直太幸福了,会被大家羡慕好一阵儿呢!前两年在街上偶尔还能看到挑担子叫卖蚕豆的小贩,可能是牙口不好了,已经吃不出往日的味道。糖更不用说,周围人高血糖的太多了,我自己多少年都没吃一颗糖了。

  记忆中每到暑假我们这些孩子的任务就是“拔草”,每天都要把两笼子猪草。因为物资匮乏,给猪喂草不但长得快还可以省下饲料。每天我都会钻到玉米地里到处找草,那时候人们种庄稼很细致,很少有地里长草,玉米地里又蒸又热,为完成任务我可没少发愁。偶尔也会碰到蛇呀、蟾蜍呀吓得我魂飞魄散,拔腿就跑,定下神来还得返回去把篮子找回来,搞丢了篮子回去可是没办法交差的,有些时候人把东西看得比人金贵。不知不觉多少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农村没有人养猪了,好像都是那种养殖场在养这些家畜了。以前每年学生都会放“忙假”,分为“秋忙”和“夏忙”两个阶段,记得“夏忙”放假的时候,大姐带着我到地里拾麦穗,有20斤的任务要交到生产队“保管室”,我们把麦穗捆成小把,攒够20斤就算完成任务。等到我上学是就没有了这样的规定,但是交公粮还是延续了好些年,公社里的干部用类似铁锹样的东西插到袋子里抽取样品,然后定级,不同等级交的数量不一样,不够等级的还会被退回重交。社员们把最好的粮食交给大队上用来支援国家建设,才有了以前的“标粉”、“富强粉”,不知不觉从啥时候已经停止交公粮了,现在种地还有各种补贴。

  九十年代初我上高中骑了一辆崭新的“28飞鸽”加重自行车,同伴们很是羡慕。其实那时候的冬天感觉特别冷,记忆中冬天对我来说就是“度劫”。小身板儿骑个大自行车,手脚被冻得红肿麻木是经常的事,雨雪天更是坚苦,冷的锥心刺骨,记忆中我有被“冻哭”的经历。后来过了两年又换成“永久”牌女士坤车,更让小伙伴们羡慕得不得了,而我自己并没有觉察。这些都是后来她们告诉我的。现在村子里80%的人家都有汽车,出门旅游、高铁、飞机都是稀松平常的事儿。

  小时候村里有一台东芝牌电视机,在大队院子里的一面墙上镶嵌着,还有个朝下开的铁门,平时都是铁将军把门儿,到了晚上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负责开电视。周围村子的人经常大老远跑到我们村来看电视,电视下面的人要比现在影院里人多得多,节目的精彩使人流连忘返,下雨天都有人穿着胶鞋站在泥里看电视。像《再向虎山行》、《霍元甲》、《女奴》、《血疑》《排球女将》等等,我也是从这小小的方框里知道了外面还有更大的世界,甚至了解了外国人的生活。后来家里有了一台黑白电视再后来换成了彩色的,但只有两个频道,经常为了图像更清晰有一个人站在旁边不停的摇动天线,以期望“雪花”能少点儿。今天,数字电视已经普及,站在房顶摇天线的场景也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了。电话也从原来一个大队一部电话,慢慢的个别人花五六千元装一部电话机,大多数人联系靠书信交流,平信8分钱,挂号信2毛,急事儿发电报按字数收费,这个就是比较奢侈的消费了。再到九十年代末发展成传呼机,分为数字和汉显两种,刚开始只要BP机一响,准会找来羡慕的目光,紧接着就出现了大哥大,一部一万多块钱,手拿大哥大别提多神气了,短短两年就出了手机直板、翻盖、上滑盖络绎不绝,现在已经是智能手机了,人们也很少发信息了,几乎个个会玩微信,朋友圈拉近了所有人的距离,一部手机功能的强大是我们想不到的,现在不用出门便可知天下事,互联网+的时代,微博、微信、QQ视频等工具的使用,使得世界成了一个地球村,更别说在国内,天涯即咫尺。

  四十年我亲身经历的变化不胜枚举,变化给我们带来今天的美好生活,我们的下一代不必再为温饱耽心,不但能吃饱而且吃穿用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在变化中不断进步,不断学习也不断适应,变化是永恒的,我们也相信以后的日子将变得更好。

  (文/通讯员 杨米米)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 65722895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中国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中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