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 免费发布信息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834369874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新能源 >> 文章内容

印度发展清洁能源及能源转型的机遇与挑战

[日期:2018-11-02]   来源: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作者:   [字体: ]

前言:这个曾经强烈主张、需要并理应享有“碳空间促进发展”的国家,现在越来越倾向于更清洁能源的选择。此外,作为南亚地区最大的储能市场,在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和电网基础设施升级改造的建设热潮带动下,印度储能市场呈现出十分活跃的态势。

2018年8月20日,彭博新能源财经政策法律顾问Vandana Gombar撰文,他将目前印度能源转型的政策导向和现实挑战形象地比喻为“多头鸟”,分析了该国在控制污染物排放和实现绿色发展进程中的国内阻力、污染与经济发展间的重重矛盾,并探讨了发展中国家实现能源转型的前景与机遇。

印度流传着一个古老的寓言,是关于一只长着两个不同脑袋的鸟——这两个脑袋的思维并不总是一致。在一场争执之后,一个脑袋密谋着如何与另一个脑袋进行最终的对决。试想一下,如果两头鸟有着更多的头——就像印度的能源政策,朝不同方向看,且互相矛盾互相牵制的多头鸟。例如,政府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呼声高涨,而在其他场合则支持新的燃煤发电项目发展。

然而,抛开所有的“喧嚣”并非易事,就印度而言更不容易——你可能会开始发现一些令人惊奇的东西。这个曾经强烈主张、需要并理应享有“碳空间促进发展”的国家,现在越来越倾向于更清洁能源的选择。

这样的选择将面临极大的风险。一方面,作为世界第二大人口国,印度拥有13亿人对健康和舒适的需求;另一方面,还有碳排放和气候变化的世界发展轨迹,以及印度在这些应对气候变化措施中的关键作用。要用一句俗语来讲,“巴黎打喷嚏意味着法国感冒了”,那么如果印度碳减排“卡壳”,全世界将面临“过热”风险。

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在《新能源展望2018》(NEO2018)中预测,印度电力领域的污染物排放量将在2033年达到峰值,比目前的水平高出29%左右,继而下降。到2050年将比2017年的水平低22%。

就在两年前,NEO还预计印度在2016年至2040年之间的发电污染物排放量将增加两倍,这将是同期全球电力行业二氧化碳排放量上升幅度最大的一次。那么我们又能够从污染物控制政策和清洁能源发展中总结什么样的经验呢?

本地压力

在印度,公民对于靠近人口稠密地区的污染物排放,包括来自火电厂的排放,以及其对健康影响的意见越来越大。政策制定者最初在2015年作出了回应,制定了严格的发电厂排放规则,规定的履约期限到2017年12月,继而将控制排放的最后期限推迟了5年,至2022年。这一拖延可能被解释为:“解决发电厂排放问题并没有被严肃对待。”有人猜测,当2022年到来时,印度可能会把最后期限推得更远。但印度真的会选择这样做吗?

“那人民的健康呢?与此无关吗?”据新印度快报(New India Express)报道,上个月,印度最高法院就一件与新德里严重空气污染有关的问题,询问了为电力部门出庭的律师。与此同时,发电厂排放控制设备的销售量正在快速提升,各个家庭和办公室也试图通过安装空气净化器来净化空气。就在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总理办公室的空气净化装置发出了一阵嗡嗡声。这或许是对空气污染问题最高程度的“确认”。

还有一个例子,由于空气质量的恶化,坐落于首都新德里的一座非常老旧的燃煤发电厂被命令关闭,尽管这只是临时性措施。燃煤发电厂因环境污染的问题被关停,对于其他国家而言可能并不如雷贯耳,但在印度,这却是令人震惊的事件——该国70%以上的电力供应来自燃煤电厂。

这一事件或许表明,印度人口中心附近的其他所有在运或在建的燃煤电厂都面临威胁,特别是在积极开发替代能源的情况下。根据印度电力部的数据,作为世界第三大电网,该电网燃煤及褐煤发电的负荷指数在去年下降至61%,而十年前是78%。

在该国的另一个地区,当地污染控制委员会下令关闭韦丹塔资源(Vedanta Resources)旗下的一家铜冶炼厂,此前曾因该工厂的污染问题发生过暴力冲突事件,导致多达13人死亡。一些人认为这是污染问题的主流化,而另一些人则继续认为这是在印度境外酝酿的阴谋,目的是维持该国对铜进口的依赖。

高目标

与此同时,印度正在制定“国家清洁空气计划”(NCAP),以监测和管理空气污染。这项64亿卢比(约合9000万美元)的提案包括了国家和州一级污染控制委员会中关于“增强人力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巨额支出。

NCAP的目标是将清洁空气的“斗争”从政府中心转移到各州和城市,以预期在那里会产生更大的“化学反应”。一种观点认为,如果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想回避艰难的决策,或是有关空气质量的激烈辩论,那么其就不会在2015年大张旗鼓地推出国家空气质量指数(National Air Quality Index)。

对空气质量的实时监测很快将扩大到更广泛的城市和城镇,这也将引发关于“缓解计划”的严肃辩论和激烈讨论,或许这就是目的所在——这可能是一个“蓄意”的计划,将空气质量推到国家层面上,为后续行动创造空间。

“我们正在全国范围内测量空气质量,并发布实时数据。我们打算解决空气污染问题,而不是拒绝承认它。”环境、森林和气候变化部的秘书Arun Kumar Mehta说。

另一项举措,是在全国推出“分级反应行动计划”(简称GRAP),列出在空气质量恶化时需要采取的行动,特别是在问题最严重的100多个城市。这些行动将包括关闭火力发电厂和柴油发电机组。

从水泥厂到砖窑——无论是在政府确定的117个高污染行业中,还是在火力发电厂,所有单位都被迫监测并控制污染物排放。尽管在报告中肯定会有人为操作的空间,合规检查也是不完整的,但尽管如此,政策的方向是明确的。

在移动端排放方面,政府建议在2020年之前,从目前实施的“欧4”标准,直接跃升至“欧6”标准。这样严格的标准在其他国家并不多见,不过目前首都新德里已经实施了“欧6”标准。

电力交通

印度交通部长在2017年9月宣布,到2030年,印度将建成一个全电动汽车市场,这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从那以后,这一想法却遭遇了现实的阻碍,并没有转化为官方政策。尽管如此,许多政府所属的公司和部门,正在通过对一家能源服务公司约1万辆汽车批量采购招标,来获得电动汽车的保有量。

同时,在这个国家的道路上,可以看到许多电动三轮车,它们基本上用于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公共交通问题。同样,电动公交的采购也正在开展。BNEF预计,世界各地的公共交通工具将先于其他使用类型的车辆实现电气化,因为它们可以提供更快的回报——每时段行驶的里程更多。

新德里政府预计购买1000辆全电动公交,并在2019年3月前全部上路。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比亚迪(BYD)与印度的Goldstone合作,在印度赢得了290辆电动公交汽车的订单。这一迹象表明,各邦政府都在激励措施和运营成本减少的吸引下更多地选择电动公交汽车。

虽然电动用车、充电桩产业逐步发展壮大,但同时,随着政府决定将电动汽车的补贴转向公共交通,而不是私人交通工具领域,电动汽车的增长将受到限制,这样的局限将持续到电动汽车的价格与传统内燃机汽车价格持平,预计这样的局面将在2020年的某个时间实现。

同样在交通运输领域,新德里的地铁实际上正从地处印度中部的Madhya Pradesh太阳能发电厂购买大量的所需电力。有趣的是,这家地铁公司其实也面临着项目风险——该公司签署了从Rewa电厂购买电力的锁定协议,以换取在电力购买协议期间节省约1.2亿美元的费用。

太阳能产业发展

煤炭资源丰富的印度正以扩大太阳能建设规模为发展目标——装机规模仅次于中国。印度希望在接近100吉瓦太阳能装机目标的同时,推动国内太阳能电池板的生产。但其可能会在这条道路上出现一些失误,正如该国刚刚对太阳能电池板的进口征收了保障税,但步伐显得有些过快。

7月,该国的太阳能发电能力超过23吉瓦,另有10吉瓦正在建设,同时,有超过24吉瓦的项目已经立项。印度电力部长R.K.Singh近期对议会阐述:“国家有望在2022年前轻松实现100吉瓦的太阳能发电装机的目标。”

根据BNEF最新发布的《新能源展望2018》,到2050年,印度将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光伏装机——近1000吉瓦。这一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将以牺牲该国现有的最大能源份额为代价:“煤电在发电组合中的作用从2020年中期开始逐渐减弱。”NEO2018称。

到2050年,燃煤发电将只占印度总发电量的14%,装机容量仅占到5%。考虑到越来越多的零边际成本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厂将向电网输送电力,对于核电站的利用也将继续受到压力。

绿色证券初现锋芒

本月早些时候,国家绿色审理委员会(一个成立于2010年的准司法机构,专门负责调查与环境和自然资源有关的案件,并有权处以罚款)坚持奉行其早先的法令,不允许使用10年或以上的柴油车辆在首都的街道上行驶。今年7月,该绿色法庭将大众汽车(Volkswagen)送上了被告席,称大众汽车没有召回其在该国的所有可能导致污染的车辆。

那些对绿色法庭的裁决感到不满的人可以向印度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而印度最高法院本身也站在对恶劣空气“攻击”的最前线。例如,它一直要求政府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在工业生产中使用焦炭和焦油。这一禁令已经在首都新德里的重点地区实施。

最高法院正试图从污染的影响中拯救代表性建筑、世界奇迹之一——泰姬陵。为了确保泰姬陵周围的工业污染得到控制,联邦政府和该建筑所在的北方邦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以确保泰姬陵周围工业的污染物得到控制。

据印度时报报道,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CPCB)已于8月2日下令关闭了违反排放标准的Bilasraike Sponge铁工业公司。同时,就在5月份,Uttarakhandd地区多达366家污染单位被要求停止作业。根据印度时报报道,CPCB近期发现了各政府机构藐视有关建筑物建设和拆除时的环境规则,近而“敲开了法庭的大门”。同时,州级污染控制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关闭维丹塔铜冶炼厂的指示,意味着污染控制委员会正在政府的指导下,与政府通力合作加大治污力度。

2017年12月,印度电力部长辛格向议会通报了一项分阶段实施计划,为414台燃煤发电机组(约161吉瓦)安装二氧化硫排放控制设备(通过烟气脱硫)以控制发电厂的污染物排放,并对总计约65吉瓦的电厂静电除尘器装置进行升级改造。对于那些没有空间安装和使用烟气脱硫系统的电厂,它们的所有者需要探索替代技术才能符合政府对污染物排放的要求。

污染与经济

时至今日,印度不再是持“一个需要碳空间实现发展”论调的发展中国家。笼罩首都的烟雾,特别是在冬季,除了对当地居民的健康造成严重破坏外,同时正在导致劳动力和资本流失。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在2018年5月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中表明,世界上每10人中就有9人呼吸着含有高浓度污染物的空气。空气中的颗粒物是令人严重关切的问题——“造成空气中颗粒物污染的主要污染源来自于家庭、工业、农业和运输领域,以及燃煤发电厂对能源的低效利用。”

目前中国在经济发展上远远领先于印度,印度一些城市的空气质量远不及中国城市,决策者将其理解为——“这是绿色发展的挑战”。环境部长Mehta说:“我们的空气质量,健康和GDP增长之间的联系,在最高级别的政府中得到了很好的理解。”

但其没有考虑到气候变化可能对印度造成的不利影响。世界银行2018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如果全球气温继续上升,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会损失近1.18万亿美元。

如果将印度的政策比作一只两头鸟,不如更准确地说,是一头多头鸟。不同的头继续说着不同的话,正如上个月,该国即将离任的首席经济顾问Arvind Subramanian再次谈到西方国家的碳帝国主义政策。他在去年撰写的国会经济调查中认为,如果把可再生能源的“社会成本”考虑在内,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比煤炭或将高出数倍。

所以,正如我们看到的多头鸟,不仅有多个头,我们也不能忽视它身体的意义。就印度而言,这只多头鸟的身体正朝着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确的方向飞翔。

(消息来源于彭博新能源财经官网)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 65722895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中国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中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