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 免费发布信息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834369874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章内容

丹麦与德国风电开发政策经验的警惕

[日期:2018-07-10]   来源:工商时报   作者:   [字体: ]

继4月30日确定遴选的离岸风电厂商之后,经济部能源局在6月22日召开价格竞标记者会,由于竞标厂商以低于台电2.6元的价格得标,引起社会各界一片哗然。此次得标的开发商开出2.2元到2.5元之间的价格,和经济部长沉荣津开标前所预估「竞标价格将低于每度5元」,差异过大,而且只有目前离岸趸购每度5.8元费率的一半不到,风电价格的政策争议,值得更进一步探讨。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丹麦和德国的风电产业发展,无论是政策经验或惨痛教训,都是政府参考的借镜。欧洲是全球离岸风力发电的核心地区,根据全球风力能源协会(Global Wind Energy Council)在2017年的报告,截至2016年底为止,离岸风电累计装置量共有14384MW,而其中97%的装置量都是在欧洲;而且就丹麦政府「固定电价收购(Feed-in Tariff)制度」、以及特许权招标案近年来的经验显示,2016年9月与11月两个重要离岸风场的开标价格,分别只有新台币2.14元和1.68元,只有另一个风场在2013年竞标价格的十分之一。从市场饱和与政府补贴愈来愈少的角度而言,竞标价格迅速降低,一方面可以减少政府的补贴,另一方面则是不利于厂商开发风场的意愿。

从前述观点来说,目前台湾的优势在于「风场优异的地位」和「电价的高额收购」。风电费率之优惠不言而喻,而各国风电开发厂商齐聚台湾,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国际工程顾问公司4C Offshore在2013年所发布「全球风速排名」(Ten Year Global Wind Speed Rankings)研究报告指出,世界上风况最好的前20处观测地点,有16处位于台湾海峡,而且前10名有9个位于台湾海峡。

更进而言之,政府一直高度推崇绿色能源的「德国经验」,也有阶段性的政策成果值得政府的警惕。工业技术研究院的绿能与环境研究所在2014年「德国计划删减再生能源补贴与产业电价折扣」的研究报告指出,德国从2000年开始施行「再生能源法」(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Act),有保证收购电价20年,在电费里面加徵再生能源附加费,而且绿电可以优先进入电网之法令规范。然而,电价的倍增却也引发民怨,民生电价从2000年每度新台币5.58元,提高到2013年的11.54元,而工业电价也从2000年每度新台币2.31元,倍数成长到2013年的5.4元。德国2014年的「再生能源法2.0版」,不但从同年8月起,删减产业电价的折扣,而且也减少再生能源的补贴,从每度新台币6.8元的补贴,降低到4.8元。此外,依据国家实验研究院的科技政策与资讯研究中心,在2017年9月所出版「全球离岸风力发电产业趋势与商机」研究报告,德国的「固定电价收购制度」在2017年底正式告一段落,改採补贴的竞标机制,希望透过市场的机制决定价格。

我国的再生能源发展条例在2009年公布施行,第一条就开宗明义的指出政策意旨是,「推广再生能源利用,增进能源多元化,改善环境品质,带动相关产业及增进国家永续发展」。而且经济部还从四大层面深化推动:「订定推广目标」、「设立基金支应补贴」、「电业强制併联与趸购义务」、以及「依据不同再生能源订定合理报酬之趸购费率」。虽然离岸风电「前沿海、后深海;先示范、次潜力、后区块」的推动原则,已经在逐步进行当中,但还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目前经济部下的台电公司之经营体制,完全不同于德国,不利于「分散式」绿能产业的促生,这点在离岸风电看得更清楚。德国政府早在1997年电力市场自由化的过程,就已经将垂直整合的电力公司,拆解成为各自独立经营的「发电」、「输电」、「配电」、以及「售电」的企业体;而且在2006年之后,各大城市拥有的公共服务事业,也可以经营「发电」和「售电」的业务。而其结果则使得过去以四大电力公司为主的型态,逐渐转变成为现在超过1000家可以卖电的公司。

反观台湾,经济部能源局在2015年7月公告,全台湾36处的离岸风场潜力场址,有21处集中在彰化外海。而今年4月底经济部遴选五家外商和两家本土厂商、10个风场里面,容量的分布光是彰化(62.6%)和云林(18.4%)就占81%。而这个以外商为开发主体,并高度集中于中部地区的结果,也进而涉及到併联发电装置,以及「储电」、「配电」、「输电」的效率。

回顾我国的风力发电产业,政府在1980年委托工研院开发风力机的计画开始,台电及台朔重工与正隆公司在2000年,设置三个风力发电系统以来,一直都是由政府主导,以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为己任。

正如同德国的政策施行经验,政策措施的核心问题还是「补贴」和「费率」。但这次进行的价格竞标结果,不但「价低者全拿」,对得标厂商没有其他附加条件,开发商也不需要肩负「带动相关产业」的政策任务,这是否有违背再生能源发展条例的立法意旨,值得政府的深思!

正如同德国的政策施行经验,政策措施的核心问题还是「补贴」和「费率」。但这次进行的价格竞标结果,不但「价低者全拿」,对得标厂商没有其他附加条件,开发商也不需要肩负「带动相关產业」的政策任务,这是否有违背再生能源发展条例的立法意旨,值得政府的深思!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 65722895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中国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中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