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 免费发布信息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834369874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综合资讯 >> 文章内容

又是一年麦忙时

[日期:2018-06-12]   来源:  武功分公司  作者:   [字体: ]

 

  时间过得真快,感觉刚过完春节转眼又到了夏收时节,看见弟妹发的朋友圈才知道家里的麦子已经收完了,说实话这几年基本上没回去帮家里干过农活,现在都是机器收种不太费人力,但是没有参与还是有点愧疚。记得小时候不管单位上班的职工还是上学的学生都有忙假,鼓励大家参与三夏大忙、抢收抢种,不管大人小孩齐上阵,我们把这叫龙口夺食。

  夏收前期的准备工作就是整理农具和场地,最主要的是要把碾晒麦子的场地整理出来,我们把这叫“光场”,场地要平整而且要尽可能大。夏收前每下一场雨都要光场”,用青石碾子两个人在前面拉绳,左右两边各一个人抬杠子掌握方向和平衡,后面跟上一个有经验的人提上草木灰顺着石碾子不停地摇晃,这样可以防止碾子沾泥,保证碾过去的地面光滑整洁。收麦前每下一场雨都要在太阳出来前重复上述工序,一场不落。在麦子没有割回来之前平整开阔的麦场如同光滑的湖面,我们在这里打纸牌、滚铁环、斗鸡、骑自行车;麦子回来了,一堆一堆的垛子成了天然的碉堡,孩子们在里面玩捉迷藏、打仗游戏不亚于现在孩子们打的什么4S游戏,麦场俨然是孩子们的乐园……。

  麦子熟了,人们早早做好一整天的饭,提着水、带上农具下地割麦子,中午十一点以后是割麦子的黄金时段,麦秆被太阳烤的干脆,割起来省力气,头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看着丰收的麦浪,人们更是干劲十足,镰刀飞舞、麦捆成垛、人扛车载运至麦场。

  卖割回来后,需要通过两种方式脱壳,一种是碾压,一种是使用脱粒机。如果选择前一种方式,则需要将麦子朝一个方向整齐排列码成一个同心圆,我们称之为“摊场”,顾名思义就像摊煎饼一样把麦子摊在场里, 我们称之为“碾场”---拖拉机牵引着表面粗糙的“麻碌辘”转着圈来回碾压,早期没有拖拉机的时候,人们也用马和毛驴“碾场”,然后用木叉翻动麦草朝一个方向反复抖开晾晒,重复三遍后人们就会把麦秆收起来一堆堆存放,我们称之为“起场”,麦草被人们堆成草垛,麦子过滤沉淀在地面堆成小山,傍晚有风吹来时人们赶快用木掀将带壳的麦子高高扬起,麦子与麦糠自然分离这个过程我们称为“扬场”。如果选用第二种方式脱粒,人们会昼夜不停的开动机器,一人传递麦捆并解开捆麦子的结,另一人往机器里塞,这个操作非常危险,以前经常有人被脱粒机伤到手,所以往里塞麦捆的人一定是大家公认的做事能操上心的人,两三个人在机器前面挑草,挑草的人要穿上厚衣服带上草帽做好防护措施,从机器堂口冲出来的麦粒打到脸上可不是闹着玩的,打到眼睛更是后果严重,这样多人合作机器轰隆鸣,带壳的麦子顺着侧面流淌出来。人们会重复前面“扬场”的工序,只不过有脱粒机的时候“扬场”已经不用等天刮风,而是用风扇,这样就大大提高了效率。

  麦子脱粒后,还有重要最后一步就是晾晒,我们叫“晒麦”记忆中经常麦子收回来后会遇到阴雨天,过道里堆满了麦子,大人们不停地翻搅这些麦子防止返烧而发霉变质。那时候只要太阳出来,大人们忙着抢种下一季的玉米,晒麦、搅麦、看卖就成了放忙假的孩子们的任务,为了防止麻雀还有鸡鸭等小动物糟蹋粮食,孩子们会不间断的在晒场蹲守直到麦子归仓。记得小时候我在大队院子看麦的时候曾经被好几只前来偷袭的大公鸡围攻,幸亏大姐带一帮大孩子才把公鸡赶走,但是我却受伤严重,那时候小孩被鸡啄伤眼睛的事情时有发生。

  随着岁月的流逝,有些东西自然而然会被淘汰,即使你不愿承认但是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的。时代进步了,就像以前割麦扬场的把式现在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换之而来的是机械化的收割方式,80后的弟妹们已经没有了三夏大忙割麦扬场的概念。以前的脱粒机等农用工具,即使当年有多么光芒四射,现在还是照样静静地停靠在墙角无人问津,亦或是放在古镇作为展览品供游人参观。

  也许再过多少年,下一代只有在电视中才能看到先辈们收麦子的场景,现实生活中他们很难想象三夏大忙的忙碌和艰辛,可这是我们70后的记忆、我们曾经走过的岁月不会因为光阴溜走而印迹全无,它会烙在我们这一代的记忆里永不消逝......

( 杨米米)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 65722895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中国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中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