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 免费发布信息  

首 页

企业库 软实力 招投标 会 展   党群工作 电力人物 人力资源 生产经营 文苑天地 舆情监测  
焦点视讯   焦点资讯   专题  
行业资讯   电网   电源   新能源   
地方电力   科研院所   外资  
生产经营
经营服务   服务监管   营销服务
安全建设   工程建设   电网安全  电源安全
节能环保   行业动态   技术设备
电力科技   电网   电源   新能源
智能电网   信息技术   电动汽车
电力投资   国家电力   地方电力   外资
政策法规
管理探讨
质量标准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13037370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 外资 >> 文章内容

600亿英镑新项目待开发 中英核能合作开启“黄金时代”

[日期:2017-03-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字体: ]

脱欧程序启动在即,英国经济仍笼罩在“不确定性”的阴霾之下。前财政部国务大臣奥尼尔(Lord O'Neil)呼吁,英国应马不停蹄地将对华关系提升至一个新水平。

  自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正式签约以来,中英核能合作热度不断攀升,核能合作成为两国经贸合作的重头戏。

  日前,英国国际贸易部(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Trade)举办2017英国民用核能展,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上海市核电办公室、中广核、中核、国核、东方 电气、中核建、中电建等中国核电企业、行业和政府代表,以及诸多核能产业链上的企业齐聚伦敦。

  展会期间,核时代公司(NuGen)CEO Tom Samso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脱欧”使新建核能项目的投资显得尤为重要。英国政府对新建核能项目给予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这对投资者而言是最具吸引力的因素。

  “今年的核能展在新建核能与核退役领域都释放了积极的信号,让大家看到了市场复苏的可能性。”一位中国代表团的与会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发力核电复苏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开展民用核电的国家,1956年底建成投运的Calder Hall是世界首座商用核电站,此后20年英国在全球核电领域持续领跑。转折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北海油气的大规模开发、核电企业的全面私有化以及受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影响,英国的核电发展陷入了停滞。

  在英国,大约20%的电力由核电提供,然而当前在运的大部分机组已陆续到达退役年限。英国2003年发布的《能源白皮书》预测,若不重启核电建设,到2025年英国将只剩下一座核电站。

  2008年,英国通过了《气候变化法案》,提出了能源发展的长期目标:到2050年,英国温室气体排放量需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80%。同年,英国政府发布了《核能白皮书》,决定重启停滞多年的核电项目。

  在英国新核电项目的8个场址中,EDF拥有5个场址,地平线核电公司(Horizon)拥有2个场址的投资权,核时代公司(NuGen)拥有1个场址的投资权。据业内保守估计,新核能开发计划价值600亿英镑。

“在接下来几年,英国全新的反应堆装机容量预计将达到18GW左右,很多人说英国进入了核能的文艺复兴时代,我认为这句话非常正确。” 英国贸易投资国务大臣Greg Hands议员在会上说。

  此外,价值每年约30亿英镑的核退役项目也已展开。英国拥有全球首个核电站退役的经验,使其在全球的核电站退役市场上占据明显优势,据估计,该市场的产值到2030年将高达2500亿英镑。

  巨大的市场规模和开放的市场环境,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核电开发商前来掘金。然而核电具有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的特点,颇高的风险令一些投资商望而却步。

  地平线公司(Horizon)CEO Duncan Hawthorne在会上称,开发商需要自己先投入至少25亿英镑的水平,之后才可能有金融投资者介入,因此十分关注英国政府的电价政策。

  据了解,为吸引投资,英国政府的一些支持措施已到位,包括专利盒子、研发税收抵免和24亿英镑的区域增长基金。英国政府还将与核电开发商签订“差价合同”,确保发电价格使投资者获益。

  Greg Hands自豪地表示,在民用核能国际合作的道路上,英国绝对是国际首选的合作伙伴方,英国的专长关乎核的整个周期,国家的产业政策也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中英合作迎契机

  自2011年日本发生福岛核事故以来,西方国家大多选择了观望,核反应堆建设的脚步停滞不前。中国和英国是全球范围内为数不多的积极推进核电项目的国家,向世界展示了信心。

  英国是西方发达国家中率先宣布加入亚投行,并明确表示希望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国家。2015年10月,习近平主席对英进行国事访问,拉开了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序幕。在双方签订的约400亿英镑的大单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为英国新建核电项目欣克利角C,由此开启了中英核能合作的“黄金时代”。

  欣克利角C项目位于英国西南部的萨默塞特郡,首台机组将于2025年投入运营。项目建成后,可满足英国7%的电力需求,向大约600万户家庭供电。预计项目建设将提供2.5万个就业岗位,显著拉动法国和英国的核电产业链和人才培养。

  “我们认识到,在英国核能市场取得成功的关键,一个是供应链,一个是技能。所以在欣克利角C项目上,我们64%的投入都是在英国当地,这是一个很大的承诺。” 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东山在会上表示。

  Greg Hands议员在会上强调,中广核对英国的投资,为英国公司带来了许多机会,未来英国政府部门将与中广核保持进一步的紧密合作。

“欣克利角C项目现在每天基本上都有上千人在现场工作,我们已经移走了280万立方米的岩石和土,第一阶段工作的一半已经完成了,另外正在做一些配套的设施。”EDF新电站建设总经理Humphrey Cadoux-Hudson说。

  根据协议,中广核还将与EDF在塞斯维尔C、布拉德维尔B项目展开合作,其中,布拉德韦尔B项目将由中广核主导、EDF参与,双方在开发阶段的投资将分别占66.5%和33.5%的股份,并采用中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

  由于缺乏自主核反应堆技术,英国以开放的姿态对待世界核电技术参与新建核电项目,也因此形成了多种技术在英国市场展开竞争的局面:EDF将在Hinkley Point C和Sizewell C项目采用的欧洲压水堆(EPR)技术,NuGen拟在Moorside核电站采用的西屋AP1000技术,日立旗下Horizon Nuclear Power在Wylfa项目拟采用的改进型沸水堆(ABWR)技术。

  各国核电技术想要在英国落地,就必须通过世界上最为严苛的核电技术审查——“通用设计审查(GDA)”。1月10日,英国正式受理华龙一号GDA申请,标志着华龙一号通过英国、走向世界迈出了关键性一步。

  “中国核电‘走出去’绝大多数是EPC+F的模式,如果英国Bradwell B项目得以成功,将是中国在海外唯一不靠垫付资金,仅凭技术优势实现的核电项目,更具有说服力。因此,中国的企业都积极地和英国供应链对接,期待把目前这个项目做好。” 曼彻斯特地区核能特使、英国著名工程企业中国区经理智升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中国装备企业瞄准了将由中广核主导的Bradwell B项目带来的机遇。“欣克利角C一期项目实际上是法国公司总承包的,设备制造80%的订单法国人自己消化了。但实际上法方还要找很多供货商,我们可以合作。随着接下来两个项目的推进,中国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大,中国供应商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这次来也是希望为上海的企业捕捉一些商机。” 上海市核电办公室副主任金玉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英国核能先进制造研究中心董事总经理Andy Store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英国社会必须接受一个现实,英国没有大的装机容量以及足够的能力去打造规模较大的产品,应用于新建核能项目,这对中国公司而言是实实在在的机会。

  Andy Storer还指出,在脱欧的大背景下,英国政府对出口更为重视,而促进出口就必须加大对创新型、高技术含量产品的研发力度,这也是英国政府的重要议程。英国政府在科研上投入了更多的资金,对打造与其他国家长久的合作伙伴关系也更感兴趣,这事实上有利于中英两国的关系。

  2016年11月9日,由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英国国家核实验室共同设立的“中英联合核研发与创新中心”揭牌,标志着中英在投资、科研、技术、核工业全产业链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

  核退役市场也蕴藏了巨大的价值,受访的多位中英企业代表表示十分期待共同开拓核退役市场。“以塞拉菲尔德核电站为例,整个退役过程要持续大约一百年,需要支出近600亿英镑。英国、法国一些反应堆在今后五到十年都面临关闭,这代表巨大的市场机会。中国企业可以提供庞大的产能,其成本总体比西方企业要低,中企可以与在退役方面具有经验的英国公司合作,共同开拓核退役市场。” Amec Foster Wheeler清洁能源业务总裁Clive Whit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一位旅英华人核电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在核退役方面的经验相对较少,以核电发展目标来看,到2030年中国将建成100个核反应堆,核退役市场规模将接近1万亿美元。中国若不提早准备核退役的相关方案和技术、人才储备,未来将面临巨大挑战。

面临多重挑战

  任何一个新建核项目要按时、按照预算完成,都是巨大的挑战。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涉及180亿英镑投资,中、英、法三国政府间的协作对于项目的顺利推进十分重要。去年7月,该项目被意外地宣布推迟和重新评估,引起一片哗然。

尽管两个月后该项目获得英国政府批准,外界对英国新建核能项目前景的担忧却难以打消。《金融时报》报道指出,如果法国大选之后,新政府质疑EDF的投资建设能力,在英的新建项目可能会遭遇挫折。

  此外,《卫报》指出,英国离开在欧盟框架下的欧洲原子能共同体(Euratom)将给整个行业带来不确定性,影响英国在核能领域研发、安全标准、材料运输等方面同欧盟国家的合作。

  对此,Tom Samso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英国离开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后,仍可以与其核贸易伙伴共同协商并探索其他的方法、条约和机制,进行有效衔接。

  Humphrey Cadoux-Hudson告诉记者,自己参与欣克利角C项目多年,在法国大选之前已经历过英国政府的变更,但从未改变的是,该项目为中、英、法三国带来实在的益处。“无论大选结果如何,相信政府会看到我们正在做的事,对法国而言是无比正确的。”

  此外,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也面临多重挑战。上述旅英华人核电专家告诉记者,商业模式的转变在短时间内将是一个冲击,进入英国充分竞争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中,中企能否快速适应市场机制、进行有效决策是很大的挑战;其次,人才储备仍是短板,短期来看中国核电国际人才储备还远远不足,需尽快开展属地化招聘。

  他还指出,对于设备制造企业而言,不熟悉监管环境会导致应对措施欠缺。“在英国一旦涉及核安全级别,设备制造商就会受到监管机构的直接干预,或通过某种形式将监管要求传递到制造环节中。但在国内,设备制造企业很少会直接面对监管机构。中国的监管是条款式的,但英国的监管是以目标为导向,不会告诉你应该如何去实现,只把问题提给你。”

  “中国核电企业在走向英国市场时,尽管并不缺乏硬实力,但在软实力方面却还需迎头赶上。”他说。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278199802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中国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中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