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注册会员 | 会员登录 | 免费发布信息  

首 页

企业库 软实力 招投标 会 展   党群工作 电力人物 人力资源 生产经营 文苑天地 舆情监测  
焦点视讯   焦点资讯   专题  
行业资讯   电网   电源   新能源   
地方电力   科研院所   外资  
生产经营
经营服务   服务监管   营销服务
安全建设   工程建设   电网安全  电源安全
节能环保   行业动态   技术设备
电力科技   电网   电源   新能源
智能电网   信息技术   电动汽车
电力投资   国家电力   地方电力   外资
政策法规
管理探讨
质量标准
电力行业资讯工作者群号:130373701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网站首页 >> 电力科技 >> 信息技术 >> 文章内容

能源4.0:产业能源互联网 重塑中国经济结构

[日期:2016-11-24]   来源:协同论  作者:   [字体: ]

  2015年,中国政府实现经济增长6.9%,也就是说中国经济进入发展新常态后,仍将保持较高速度增长。而随着“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成立,中国也将拥有一个国际化的大舞台,那么究竟是什么可以支撑起中国的新一轮发展呢?

  本文转载自协同论微信公众账号 作者:顾为东 微信号:gu5607

  首先,我们应该明白:按照目前中国的能源结构现状,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同能源消耗是成正比的。而长期以来,由于中国能源的过度消耗,已经给我们的环保带来很大压力,“雾霾”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高速的副产品,并且非常深刻的影响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因此,我们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同时,怎么样能够更加充分、健康的利用既有能源,也将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重大问题!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两次提及“能源革命”,将其与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并列为新一轮全球性的“革命”。李克强总理也提出了“互联网+”的崭新概念,这是一个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一个大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将演绎一场波澜壮阔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现代史诗,一定要充分利用“互联网+”这一概念,“互联网+”的本质其实就是把互联网当成像水和电一样的基本工具。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将自己的思考凝炼,提出第四次能源革命(即:产业能源互联网)的战略定位和理论思想,简称“能源4.0”。

 

  令人欣慰的是,历史又给了中国新的机会。在能源4.0方面,中国走在了世界前沿。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互联网化、协作化、智能化是世界工业发展的大势所趋,而中国能源事业的发展也在这一过程中找到了立足点,并且引领了世界能源事业的大方向,能源4.0是“互联网+”这一指导思想在能源领域的重大应用,也可称为“智慧能源”。

  该怎么认识能源4.0呢?

  能源跟工业是一对兄弟,我们先从世界工业史说起。

  纵观人类历史上的工业革命,每一次工业革命均有重大的能源革命与之伴生,并成为推动工业革命的原动力。在18世纪中叶,人类开始大规模使用煤炭替代薪柴,实现了第一次能源革命,可称之为能源1.0,它促使主要以煤炭为动力源的蒸汽机得以推广和普及,并促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可称之为工业1.0。到19世纪中后期,人类开始大规模使用石油,人类社会实现了第二次能源革命,即能源2.0,促使以石油为动力源的内燃机得以推广和普及,并促成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即工业2.0。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通过互联网技术与可再生能源融合,将分散式的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进行集中使用,人类社会进入能源3.0时代,由此掀起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即工业3.0。简言之,能源1.0,使煤炭和蒸汽机结合,促成了工业1.0;能源2.0,使石油和内燃机结合,促成了工业2.0;能源3.0,互联网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结合,促成了工业3.0。

  如今,德国提出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工业4.0,是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与先进的精密机械工业相结合的手段,实现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作为以智能制造为特征的工业4.0,必然需要可持续的绿色能源和节能、环保、低成本的基础材料作支撑。

  我们知道工业4.0的颠覆性在于“智能化”生产,这种智能依靠的是数据、运算和连接,实现了机器和材料、机器和机器、机器和产品“无缝协作”,发挥了1+1远远大于2的综合性效应。那么不同性质的能源之间,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互联网统一协作起来,并实现这种效应呢?就好像工业4.0并不是某种新设备、新机器的发明,而是整个工业系统在运作方面的升级一样,能源4.0并不在于某种“新能源”的开采和运用,而在于整个能源系统的升级!

  这就如同在工业4.0时代,工厂需要直接对接消费者,随时需要满足消费者的要求进行生产,而在能源4.0时代,能源端也需要直接对接用户端,根据用户端的需求进行调节能源供给。

  无论是太阳能、风能、地热能、还有核能,每种能源都有它自己的比较优势和不足。如果能够通过一个调节系统将这些能源平衡起来,制衡能源彼此间的差异,那么这些能源的能量就能累加起综合效应,势必爆发一场能源大革命!这就是能源4.0!

  移动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大数据的可预见性、互联网的无缝连接、云计算的超级运算,等等组合在一起,会将碎片化、多元化的能源组成一个“能源互联网”,其中互联网是“智慧能源”的基础:它利用先进的传感器和软件程序将能源生产端、传输端、消费端等数以亿计的设备连接起来,形成一个大能源生态系统。而大数据分析、云计算则使“智慧能源”具备了独立思考能力,它可以整合资源数据、环境数据、气象数据、电网数据、市场数据等,统一进行数据分析和运算。包括:负荷运算、储备运算,转化运算、平衡运算,使能源系统成为一个有机整体。

  能源4.0不仅实现了多种能源累加综合效应,还实现了能源从消耗到产生之间的环环相扣。它将具备“智慧、协作、进化”的生命体特征,因此也就成为“智慧能源”。

  能源4.0的提出,我想多用一些笔墨,这是基于我40多年来持续研究为基础的,常言“性趣和爱好是最好的老师”,我自小热爱科学,对科学充满憧憬,上世纪70年代在农村插队克服重重困难进行了十余项项科学实验,1978年获得江苏省政府“先进科技工作者”殊荣。“非并网风电”也是1980年在家中做实验时,无意中发现的一种自然现象,即在特定条件下多种电流不仅可以共融而且互不干扰,当给予特定的信号源时可以实现按序输出电能的现象,当时根据实验做的线路图,后经我国风电产业发展奠基人戴昌辉教授、农村能源(新能源)吴专家湘淦教授的指导,构建了多能源协同供电原理性模型,首次提出了“非并网风电”的概念。

  当时确定学术名称为“多能源协同”,但为了便于和“离网”、“并网”的区别和内在联系,就简称为“非并网”。经多年研究、宣传和实践,“多能源协同”已在世界广为传播,成为目前分布式电源和智能微网的理论基础。

  1980—1986年期间,我先后在《中国风能》、《江苏工学院学报》、《太阳能学报》等刊物上发表论文,直至2006年3月25日,这一原创理论在清华大学原副校长倪维斗院士、钱易院士以及电力电子实验室主任柴建云教授的支持、协调下,在清华大学电力电子实验室用现代化的设备仪器和严谨的科学方法,重新演示了1980年顾为东研究员在家的实验。实验过程中,倪维斗院士、柴建云教授等反复实验,重复实现、验证了多能源协同效果,实验报告认为:“该实验数据准确,方法科学,结果可信。非并网风电直接应用于高耗能产业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方向。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进行工业性中试”。

  这次清华园的验证圆满成功,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风电产业走出了一条创新之路,也为构建能源4.0:产业能源互联网理论奠定了基础。

  非常庆幸在2007年,我作为项目首席科学家承担了国家973计划“大规模非并网风电系统的基础研究”(2007CB210300),这是经过数十年的研究已经取得产业化成果,促使我国在宏观经济和能源科技发展的结合上,在能源4.0的战略框架下,对全球能源发展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开始了思考,并将重塑我国乃至世界经济结构!

  能源4.0超越了以太阳能为核心的第三次能源革命的范畴,它构建一个有机的高效、低成本、可持续、可调控的网络系统。能源4.0核心是产业能源互联网,是互联网技术与智慧能源、智能电网、智能产业的结合,为工业4.0提供绿色、可持续的智慧能源和节能、环保的加工材料;另一方面,能源4.0为工业4.0提供清洁原材料,通过生产清洁产品,实现动态平衡生产,消除以传统能源实现工业4.0带来的“原罪”。

  对中国而言,当前经济与社会发展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已与前35年改革开放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口红利、环境红利和资源红利已基本殆尽,这就要求我们在把握全球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全局中,找准新一轮经济新常态发展的战略定位,并引领经济与社会的发展,顺利实现新常态。作为科研工作者,有责任为解决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做出贡献。

  能源4.0是与工业4.0相适应、面向全球的能源发展战略,也是中国领先世界的原创性科学技术成果,更是我国科技工作者的原创性理论贡献。实施能源4.0战略,我们具有领先优势,因此要在全球视野下抢占世界能源发展和能源革命的先机,通过能源4.0战略发展智慧能源,建立全球化的产业能源互联网体系,从而推动我国引领全球重塑经济结构,成为经济优化升级、实现新常态、进行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抓手。同时,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推动我国全面深化改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贡献。

  在能源4.0时代,雾霾失去依附,将自生自灭。而研究能源4.0的价值和意义不仅在于对能源领域的认知,而是在于起原理背后有深刻的生活原理,比如:如何协作、如何差异化、如何分配资源等,这将对我们今后工作和生活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

这里还需要强调的是,我们的能源还可以利用“亚投行”进行融资生产,利用“一带一路”进行产能输出,这就把能源4.0上升到了国际战略!

  中国人历来崇尚是“和而不同”,只有“不同”才能产生“和”。但是在工业4.0之前,这种情况很难发生。因为大部分产品都是标准化产品,标准化产品的区别是等级之别,有高有低,三六九等,产品的等级造成各种等级。在一个等级遍布的社会,其实是很难和谐的。但是工业4.0就会制造出各种“不同”。

  同样,能源4.0时代,各种能源也会彼此协作,依托互联网的连接和大数据、云计算的应用,形成一个由各种能源组成的能源生态体系。

  在《周易》里,事物的最高境界是“群龙无首”,其实我们往往都是把这个词曲解了,因为“群龙无首”被理解成混乱而没有带头人的局面。实际上这个词的意义是:一条条的龙首尾相接,在天上盘旋。既然是首尾相接,也就不再有前后之分,大家地位平等,只是位置不同,彼此协作但又没有等级,“群龙无首”被认为是大吉之相,但是需要经过前面曲折的过程才能实现,比如“飞空在天”指的是事物发展的鼎盛阶段,“亢龙有悔”指的是事物鼎盛之后的低调,最后才是“群龙无首”的最高境界。

  而能源4.0就是中国能源的最高境界!

  能源4.0:产业能源互联网,也为我们建设低成本或零边际成本社会”奠定了基础!

  2014年底,《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里夫金又出版了《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并在书中预言:“在分布式太阳能和风能等得到充分发展和利用的未来,人们可能可以像今天通过互联网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信息一样,借助能源互联网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能源。”

  能源4.0:产业能源互联网让“零边际成本”由概念到实践脱颖而出。在这一系统中可供挖掘的大数据和可以共享的丰富资源,提供了近乎免费且充分多样化和个性化的商品和服务。所以能够降低边际成本,有时甚至接近于零边际成本。因此,我国广袤、高耗能的传统行业一旦插上移动互联网的翅膀,站在风口上的“猪”也会飞。

  通过对新能源革命研究,科技创新是实现产业能源互联网根本性的动力。“互联网+”的年代让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变得容易,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进一步拓宽视野,去探索低成本或零边际成本的产业能源互联网。当前,在本文介绍的能源4.0的“产业能源互联网体系”中,使用“高载能调峰工业”作为错峰储能载体,开拓了储电的新思路。海水淡化、氢能源汽车、电动汽车和污水处理及水回用等10多个高耗能行业也可以尝试借助互联网调峰,让发电、用电和高耗能产业降低或接近零边际成本。也就是说在一些特定时段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可以实现免费为家庭汽车充电、洗衣、空调和冰箱冷冻,免费生产淡化海水、氯碱、铝锭。可以说,能源4.0是一个真正的低成本或零边际成本的产业能源互联网,随着“随时使用,何必拥有”观念被世人接受,闲置资源的利用和分享,让“零边际成本”随处而出(包括交通、运输互联网),为我们创新让供应商和制造商、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得以建立协同关系,汇成一个合作共赢的互联网新经济时代。

  能源4.0是与工业4.0相适应、面向全球的能源发展战略,也是中国领先世界的原创性科学技术成果,更是我国科技工作者的原创性理论贡献。随着能源4.0战略的实施,将推动一个高效、绿色、共享、可持续发展零边际成本时代的到来。

  实施能源4.0战略,我们具有领先优势,因此要在全球视野下抢占世界能源发展和能源革命的先机,通过能源4.0战略发展智慧能源,建立全球化的产业能源互联网体系,从而推动我国引领全球重塑经济结构,成为经济优化升级、实现新常态的重要抓手;也是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推动全面深化改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贡献。
 





投稿QQ: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消息278199802  投稿邮箱:  chinaepi@vip.163.com




中国电力工业网:此资讯系转载中国电力工业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电力工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评论